易考网

信托经理工资收入

vanlt 17 1

整体素质不如基金券商,信托业近年为何能在薪酬方面占据绝对优势?

“飓风来时,猪也会飞。”在信托公司工作两年后,罗勇(化名)如此评价信托经理们的高薪。

信托行业近几年异军突起,所管理资产规模增速惊人。然而在很多从业者眼中,正是因为“什么都能做”,这个曾经创造过不少辉煌,却也曾经历过六次大规模整顿的行业,依然摆脱不了跌宕起伏的宿命。

在陆家嘴某大型综合金融集团办公大厦的茶座,罗勇与《陆家嘴》记者八卦起近年信托业发生的那些事。据说这家茶座是该综合金融集团最高层从台湾引入,环境与茶水的品质都出色,身处如此雅境,罗勇却显得有点心事重重。

原来,罗勇所在的公司正在经历一场人事地震,“公司最重要的两个人走了,乱成一锅粥,创意工作都暂停了。”他说。

两位高管都投奔了基金公司子公司,导致公司基本上无法正常运转了。

在信托从业之前,罗勇曾经在基金公司工作过几年。与两位加盟基金公司子公司的老总类似,罗勇也考虑在适当的时候回到基金业。

据悉,部分信托公司采取的是加盟承包制度,即所谓的“拉项目,自己卖掉”,对于一个信托项目,信托经理要全程跟着。包括找项目、了解项目、编制可行性报告、尽职调查、银监会报备、上会审批、发行、资金监管、按期分配红利、到期收回资金。

如果把与客户的对接看成是前端,运作资金进行投资是中端,项目后期管理是后端的话,信托经理对于项目的前、中、后端都要积极参与,既要维护好客户关系,又要与信托公司其他部门充分沟通。

罗勇所在公司分工比较细致,产品制造与产品销售分别由两个部门来负责。然而负责两块业务的两位老总先后出走,让很多员工都无所适从。

2012年年底,证监会出台一系列新政,放宽了期货、保险、券商等机构的投资范围,加剧了资管市场的竞争,令信托的固有优势受到很大冲击。到了2013年,大量基金子公司获批,即将全面开展业务,类信托业务将成为业务重点,而券商资管业务也存在扩张需要,由于传统业务与新业务区别较大,外部挖角成为招揽人才的快捷方式。

与此同时,信托业却面临日趋严厉的监管。传统业务不断受限,信托公司业务发展的瓶颈也日益凸显。

人员的流动某些时候会成为行业发展的“晴雨表”,罗勇们的职业选择是否暗示着信托行业的一个新的拐点?

在资产管理规模急剧膨胀的几年里,信托行业的人均盈利能力一直在飙升,人均净利润数百万不在话下,部分公司人均净利润甚至超过千万。

在整个金融行业,信托行业向来以低调著称。然而在金融人最关心的薪酬话题上,上市信托公司所披露的年报显示,近年信托公司的平均薪酬遥遥领先,真正实现了“闷声发大财”。

据罗勇介绍,信托行业薪酬体系千差万别,一般来说与股东背景息息相关。央企控股、地方龙头企业控股以及外资参股的公司,薪酬体系各具特色。

譬如说,部分公司采取项目小组的形式,甚至不与信托经理签订正式用工合同,信托经理们的收入差别很大。

罗勇所在公司的特色是:普通员工的薪酬在行业内偏低,而高管薪酬则高于行业水平。信托经理的提成比例略低于行业水平,平均线以上的年收入在80万~100万。

信托经理的收入跟业绩挂钩,业绩决定了奖金的多寡。业绩主要指利润总额。因此,为了把规模做上去,有的信托经理会一年做很多项目,最多的甚至达到几十个。

除了自身的努力外,信托经理的业绩往往取决于其背后的资源禀赋,罗勇所在公司里有位年轻姑娘,年收入超过千万,很多高管的薪酬都难以望其项背。她的成功能否被复制?对绝大部分人来说答案都是否定的——她的家世背景别人望尘莫及。

为何提成低于行业水平,许多信托经理依然安之若素?原因很简单,这些信托经理多处于客户积累期。

罗勇所在公司没有雄厚的背景与政府资源,金额高达数百亿的资产证券化的大单基本很难分到一杯羹。公司所拿到的项目与中信信托、中金公司、国开行等根正苗红的金融机构无法相比。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公司就毫无机会,综合金融的一大优势是拥有高达数万人的呼叫中心,神奇的是,通过电话居然也能找到些信托项目。

不过,以这种形式拿到的项目,往往都不够“高端”。公司内部有一个类似于标普评级的内部评级体系,很多项目的内部评级都是BB-、B-。有些合作的项目公司,拿不到银行贷款,同时发债无门。据罗勇回忆,2012年有家公司愿意接受21%的融资成本,“烂到什么程度能接受这样的成本?就差民间借贷了。”而这个项目金额接近20个亿,显然是民间借贷无法承受的。

还有一个“奇葩”项目。某公职人员将酒店抵押给信托公司,表面上融资用途是用于酒店房间的装修。而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其中猫腻,每个酒店房间的装修金额都超过百万,实际上该项目只是为了筹钱来给他旗下产业的员工发年终奖。

“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敢做”,如罗勇所言,这些“烂苹果”项目体现了综合金融的另外一大优势:拥有大量网点,哪怕很差的项目,卖出去都很简单。而对于其他公司而言,这些项目要销售出去并不容易。从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很多信托经理都“吃不饱”,十几个亿的项目,还能折腾一个礼拜左右。如果是一两个亿的小项目,基本上一出来就被一抢而空,留下很多信托经理“嗷嗷待哺”。

至于项目的风险,虽然也有客户会关注,却很少会成为销售的障碍。罗勇分析,风险未引起客户的重视有两大原因:首先,房地产刚性兑付从未破灭,客户比较盲从;其次,很多客户还是愿意相信综合金融集团的品牌。

罗勇之所以有此感触,基于一些简单的对比。如果将信托与其他金融子行业做个对比,信托经理们的整体素质与基金券商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而在薪酬方面,他们在近年却占据着绝对优势。

信托也有一些研究报告,然而在罗勇看来,这些报告大多比较“八股”,与券商研究所的研究报告相去甚远,与基金研究员的内部研究报告也无法相提并论。如果根据这些报告来做投资决策,简直是自取灭亡。

manager(客户关系经理),像资产证券化这类结构稍微复杂的产品,他就很难向客户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