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考网

信托制度是什么_信托制度的特点_信托制度起源

vanlt 40 1

根据《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规定,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开发信托产品预登记系统,信托公司发行的所有信托产品均在该系统上进行预登记,预登记系统定位于为信托公司、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各银监局提供基于互联网的综合服务,实现信托产品的事前报告管理和集合信托产品的发行公示。

而根据《信托登记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预登记生效,拿到产品**发行编码后,申请人应当在10个工作日内办理信托初始登记。信托终止后,申请人应当在信托清算报告出具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申请办理信托终止登记。若信托存续期间,信托登记信息发生变动的,申请人应当在该事项发生变动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就变动事项申请办理信托变更登记。

我国信托登记制度的不足中信登成立标志着我国信托登记制度正式‘破冰’,不仅要解决信托产品的登记问题,更具深远意义的是推动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的完善。高人民**对《信托公司条例(征求意见稿)》就提出建议,现在需要推进信托登记,明确信托登记内容与效力,高院建议的信托登记不仅仅包含信托产品,也包含信托财产的登记。

要真正建立信托财产公示制度的道路还很漫长。一些行业默许的灰色惯例,甚至违规操作可能会被挑明,到底做还是不能做会引发诸多争议和抵抗,除信托公司和当事企业外,跨区域跨行业的**管理机构也会有利益夹杂其中。

温馨提示:《信托登记制度》内容整理自网络以及网友投稿,仅供参考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谢谢。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关于信托的基本制度功能,在学界已基本形成了共识,即信托实质上是一项财产转移和财产管理的法律设计,其基本的制度功能也就是转移财产和管理财产。前者在他益信托场合得到更多体现,而后者更充分体现在自益信托场合。人们经常用“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来概括信托制度的本质,前半句即可理解为指信托的财产转移功能,后半句自然指信托的财产管理功能。从信托的财产转移角度来看,受人之托是信托得以设立的必要条件,如果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没有完成通过转移信托财产来体现的交付行为,那么信托的存在是难以想象的。从信托的财产管理角度来看,代人理财是一项信托完成使命的核心内容。这个“理”字充分体现了信托的财产管理功能。管理信托财产是受托人必须完成的任务,其管理信托财产的直接目的是实现信托财产的增值,当信托财产实现了最大增值的时候,信托的制度功能也就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尽管从现实来看,对信托制度转移财产和管理财产的基本功能作上述理解不存在什么问题,但从历史的角度观察,信托制度的功能却经历过一个曲折的演变过程。信托观念的萌芽、产生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当其最初在英国中世纪出现之时,却主要是为规避当时封建法律对财产转移所加的种种限制,被作为一种消极的财产转移设计来使用。之所以说它消极,是因为受托人这一现代信托的重需角色在当时多数的信托设计中,仅仅是作为一个承受信托财产法律上所有权的“人头”,是一个财产转移过程中的“媒介”或“驿站”,对信托财产没有任何积极的管理处分义务,而受益人不仅享有信托财产的利益,也拥有实际上的管理处分权。简言之,信托设计的最基本、最原始的目的就是为了绕开法律的限制以实现财产的自由移转。

从19世纪初叶开始,信托事业在欧美各国相维兴起,从而扩大了信托制度的利用范围,信托的制度功能也从以实现财产转移为目的转变为以转移财产和管理财产为双重目的,并且将管理财产作为信托设计所追求的首要目的。直至今日,不论在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国家,信托制度都已成为一项重要的财产管理制度。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呢?这主要是因为随着封建制度的彻底崩溃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以及法冶原则的确立,原先加诸于财产转移上的种种不合理的限制,已为弘扬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法制所取代,市场社会的法治原则也不允许信托被主要用作一种规避法律的制度,因此,信托作为一种单纯的、消极的、以规避法律限制为目的的财产转移设计,已经失去了用武之地。另一方面,随着商品生产和交换的日益频繁、复杂,商品交换的目的也已从主要为满足自身生活的需要,转变为通过商品交换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商品交换行为本身的性质也逐新从单纯的民事行为转变为商事行为。在这种背景下,社会分工日益细密,财产的管理方法也渐趋复杂,从而要求财产的管理者也必须具备专门的财产管理知识和经验。适应新的社会发展,信托于是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提供专业财产管理的管道,受托人不仅担当起财产转移“中转站“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以其专门化的管理知识和经验为委托人或者受益人管理财产,以实现财产增值的目的。

上述这一过程说明,信托的财产转移功能与财产管理功能已紧密结合,并日益突出了财产管理功能,这代表着现代信托的一种发展趋势。尽管信托早期的产生背景已经全然改变,但信托却并来因此面失去存在的意义,信托因其功能转换而得以延续,它已不再是为持有世袭土地的一种转让设计,而成为持有金融性财产的管理设计,现代信托即管理型信托是对家庭不动产作为财富绝对重需形式的根本转变的回应。信托的功能嬗变的这一过程同时也充分说明了信托适应社会环境的制度优势,信托的转让和管理功能一起提供了长期的、多层次的、连续的利益传承和管理体制,并在商业领域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摘要】:本文运用历史的方法研究了信托的源流以及信托制度的起源,同时说明了信托与信托制度的不同。罗马法虽然存在着信托但不能说罗马法的信托已经形成了一种制度。因为作为一套制度它必须具备一套系统的规则体系,并且能够独立存在。在普通法系国家,尤其是英美国家,信托制度的存在和发展已具有很长的历史,且制度和运行机制已非常成熟。即使在作为对英美信托制度引进的大陆法系的诸多国家中,信托法的存在和发展也已有一个世纪。在此过程中,日本,韩国,和旧中国的台湾地区先后制定了信托法。德、法这些大陆法系发源地国家的信托业也有相当规模的发展。由于我国在2001年才制定了信托法,整套法律存在很多理论缺陷,不完善之处很多。同时,信托法的实际运用经验颇少。因此我相信,研究信托的历史源流和发展脉络,对我国借鉴其它国家信托的理论与实践经验,指导中国的信托实践,制度致力于在理论与实践上的完善,百利而无一害。

1.历史根源,信托发源于英国的用益设计,它是13世纪英国人为规避土地税赋及土地所有权转让的限制而创造出来的。当时受托人的惟一功能是作为信托财产土地的名义所有人。至于土地的占有以及管理均由受益人为之,而土地也是代代相传,很少易手。在此背景下,使受益人纯获利益成为信托法的基本信条,因此早期信托法更倾向于受益人的保护。而随着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农业社会的主要财富土地已不是社会财富的主要表现形式,取而代之者为股票、债券以及其他金融资产。信托制度的主要功能也从传承家产转变为投资获利,受托人的地位也一跃变为有丰富知识和经验的投资决策者。信托财产上的权利变动也从家族继承转变为以高卖低买为手段的牟利行为。这样,原来处于静态之中的信托财产在近代经济发展的推动下流动起来。而随着信托财产品种的变化和流转的增多,交易中第三人利益保护问题突显出来。原来倾向于受益人的信托法机制使买受人处于不确定的风险之中,此机制如继续下去,潜在的受让人对信托财产势必望而却步,受益人高卖低买的牟利目的从而难以实现。因此英美法通过成文法的形式改变此机制,如美国在《统一受托人法》中规定了购买人不再仅仅因为知晓出售人为受托人,就负有义务去查询受托人交易的权限,从而加强了对参与信托财产交易的第三人的保护。

日本是最先引进信托制度的大陆法系国家。日本信托产生于20世纪初金融事业发达的时代,其信托产生的首要目的就是融资,因此其信托财产多为金融资产。而金融资产的流通性特别强调对第三人的保护。所以能有力保护第三人的信托公示制度应时而生。

2.制度根源不同法系法律移植过程中的继承与改造。信托发展之初的英国普通法只承认受托人法律上的所有权,当时信托实质上就是君子协定,受益人并不能要求法院强制受托人履行承诺。由于普通法不保护受益人权益,在受托人侵害受益人权益时,受益人只能诉诸衡平法院。而衡平法院不能容忍受到侵害而得不到救济,因此衡平法赋与受益人衡平法上的所有权即享有信托财产上利益的权利。但衡平法必须尊重法,所以衡平法院也承认受托人普通法的所有权即保有并控制信托财产的权利。这样,如果受托人将信托财产转移给第三人,受益人可依据衡平法上的所有权将信托财产追回,即行使信托财产追索权,但是如果第三人是诚信买受人,则情况有所不同。因为两种衡平法上的权利相等时,先取得的不动产的衡平法上的权益只能被不知情的普通法上的善意购买者击败。即如果购买者是善意的,不知情的并支付价值的,则两人在衡平法上权益是相等的,此时,普通法上的产权居先。但是如果购买者知情或未支付价值,则两人在衡平法上的权利是不等的,自然谈不上普通法上优先适用的问题。因此英美法利用保护受益人利益的信托财产追索权以及保护第三人利益的诚信买受人制度实现二者的利益平衡。而这种制度安排又建立在两权分离,即衡平法上所有权和普通法上所有权分离基础之上,而这种观念深深植根于英美法系发展的漫长历史过程之中。

大陆法系国家严格奉行一物一权,并恪守物权与债权的区分原则。因此在继受英美信托制度的同时,大陆法系国家不得不对一物两权的英美法观念进行改造,采取物权与债权区分的模式来构造信托财产权,使受托人权利趋向物权,而使受益人权利趋向于债权。但如果完全屈从于物权债权模式,又势必改变信托制度特有的功能,因此对于物权化的受托人权利作了相对处理,使受托人的管理处分权能受到限制,如赋予受益人与委托人撤销权;对受益人债权化的受益权则作绝对化处理,如受托人破产时的别除权,信托终止后信托财产的归属权等。

由此可见,大陆法系信托法为了使移植的制度与本国法律体系相融合,在信托财产上构建了特殊的权利分配机制,这种制使受托人对于信托财产的处分行为产生了对受益人和第三人的两个风险。对受益人而言,受托人有可能违背信托的主旨,不当处分信托财产,使受益人权利受损;对第三人而言,如果通过受托人违反信托的处分行为而取得信托财产,则可能时刻处于受益人以及委托人的追夺之中,而在事前调查交易对方的身份以及受托权限又是极其费时费力的事。为了平衡受托人与受益人之间冲突的法益,大陆法系信托法不得不设立信托公示制度。

信托制度的概念图片

英国自1066年诺曼登陆以来,凭借强大的王权逐渐统一了英格兰的法律,形成了通行于全国的普通法制度。到14世纪末,为了克服普通法令状制度的繁琐与僵化,顺应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出现了由代表国王的王室大法官凭借公平和良心判案形成的衡平法。

衡平法异于普通法的基本理念可以通过几项衡平法的格言体现出来。

首先,衡平法不能容忍对侵害权利的行为没有救济。这一格言所依据的原则是,衡平法将进行干预以保护由于某些专业性方面的缺陷,在普通法上不能得到强制执行的权利。典型的实例即为信托的强制执行。根据这一格言,凡是被告侵犯权利的行为是普通法所不能承认的,法院得给以衡平法上的救济。

其次,衡平法追随普通法。这是指在普通法和衡平法关系的问题上,衡平法并不否认普通法,而是承认普通法的权利与义务,只是进一步承认并强制执行其他权利与义务。二者发生冲突从而衡平法背离普通法的情形极其少见。

再次,衡平法看意思,不是形式。这是指衡平法更加关注实质,不会囿于形式。

2、封建土地和继承制度

威廉一世及其后继者为了加强统治,在英国建立了金字塔式的封建土地分封制。在这种制度下,封建领主严格统治着土地和依附于土地上的农民。

为了维护这种封建土地所有制,普通法规则下实行长子继承制,其他子女和亲属没有继承权。此外,英国财产法还规定,继承发生时还须交纳土地继承税,如果没有继承人,土地就要被领主收回,并且禁止公民间的土地遗赠。

1、用益制度(Uses)的产生

of Martmarn),规定任何人未经国王特许向教会捐赠的土地,一律没收归国王所有。而利用use,通过遗嘱或合同将土地转移给朋友,由朋友代为管理,并将土地收益交给教会,则既能使教会取得土地的收益,又不违背《没收法》。

同时,这种制度也被用来规避封建税费和其他封建义务。利用use,农民甲可以在生前将土地以转让的名义交给他的朋友乙,由乙进行经营管理,并将经营收益交给甲的长子或其他子女、亲属。这样,甲的其他子女也可也享受土地的收益,克服了长子继承的不足。更重要的是甲死后不存在继承问题,也就不必缴纳土地继承税和承担与继承相关的其他义务。需指出的是,最初的受托人一般是受人尊重的教士,而且是无偿的。这种情况下,不需要衡平法的干预。

13世纪后期的十字军东征,使得很多参加战争的骑士也利用用益制度,将土地转让给亲戚朋友经营,嘱咐他们用土地上的收益保障骑士家人的生活需要。但是,有的朋友可能背信弃义,骑士们归来后不归还土地,或者有的骑士战死疆场,朋友自己占有土地而不顾骑士亲属的生计。

普通法遵从形式主义的原则,认为土地的所有权不属于转让人或受益人,而属于受让人,相应的土地收益也归受让人所有,普通法不保护用益制。因用益制度而受到损害的转让人或受益人在衡平法中的不到救济,只得向王室大法官寻求正义。14世纪时,大法官开始干预,他并不否认受让人在普通法上的所有权,只是强迫受让人按照土地转让人的指示或嘱托利用土地以及土地收益,承认了受益人在衡平法上的受益权。此后,用益权制度因得到衡平法的承认而确立。

2、信托制度的产生

大法官的干预促进了用益制度的发展。到15世纪,用益制度已经变得十分普遍,结果国王和封建领主失去了许多土地上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