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考网

不能重分类的金融资产有哪些_简述金融资产的重分类_金融资产重分类

vanlt 58 1

金融资产重分类图片

1.(判断题)

2.(判断题)

金融资产重分类有哪些图片

金融资产重分类很乱,别怕,看看下面这个总结,三五分钟就应该能记住!

先简化概念,完全公允模式,即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然损益;其他公允模式,即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

1、摊余模式转别的,账面余额有多少就转多少;

2、完全公允模式转别的,公允价值是多少就转多少;

3、其他公允模式转完全公允,公允转公允即可,其他综合收益转入当期公允变动损益。最简单;

4、其他公允模式转摊余模式,复杂点,但也是一句话,先“做掉”以前其他综合收益变动的分录,即恢复债权的原账面余额,再把这个原账面余额转入摊余模式即可。

1、摊余模式转其他模式的重分类,最简单。账上有多少转多少,重分类日的账面与公允之差,该记入公允变动或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把这个差额计入就行了。

2、完全公允模式”转“其他模式”的重分类,也简单,公允价值是多少就转多少。

3、“其他公允模式”转完全公允模式,很简单,有多少就转多少,然后只不过要把其他综合收益转入当期公允变动损益。

4、“其他公允模式”转“摊余模式”,第一要理解,其他综合收益以前的分录要抵消掉,这样就恢复了其他债权投资的原账面余额,第二要理解,把恢复后的余额再转入摊余模式的债权投资。

金融资产重分类口诀图片

12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120;}" onmouseover="javascript:userinfopop('2172927',0)"/>

持有至到期投资、贷款及应收款项、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之间,在一定特殊情况下可以重分类,注意:一般不会将贷款及应收款项重分类为其他两类金融资产,因此,这里的重分类一般是持有至到期投资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之间的重分类。另外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不得与其他三类金融资产进行重分类。

一是确定金融资产分类时较老准则有更明确的路径,更好操作且富逻辑性。

二是不再评估持有至到期的能力,并将以前被分类为持有至到期投资、贷款和应收款项的金融资产,统一分类为AC。

三是在老准则下,非交易性的权益工具一般不能分类为FVPL,而新准则规定都要分类为FVPL,除非企业指定分类为FVOCI,且这种指定只能在初始确认时进行,指定后不得撤销。

四是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且其公允价值不能可靠计量的权益工具投资,以及与该权益工具挂钩并须通过交付该权益工具结算的衍生金融资产,在老准则下按照成本计量,按新准则只能采用估值技术按照公允价值计量。

五是只有为消除或显著减少会计错配才能将金融资产指定为FVPL,取消了企业采用特殊管理模式时也能指定的情形。

六是老准则规定只有持有至到期投资在一定情况下要重分类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而在新准则下,除被指定为FVOCI的权益工具以及为消除或减少会计错配而被指定为FVPL的金融资产不能参与重分类外,其他金融资产在业务模式发生改变时都被允许重分类(具体重分类别还要看其现金流特征)。

金融资产重分类新规图片

在减值模型方面。老准则多模型的减值方法使得同质的金融资产仅仅因为分类不同而得到不同的减值结果。如被分类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债务工具,其减值以公允价值波动为依据,而其他被分类为持有至到期投资的同类债务工具却采用现金流折现方式,两者结果存在很大差异。尤其是当该可供出售债务工具实际没有出售而持有到期满时,先前采用公允价值波动为基础的减值方式就很不适当。在新准则减值要求下,所有须考虑减值的金融资产,都采用同一种减值模型,即对未来现金流减少额的概率加权金额进行折现,而且都可以转回。

减值时点方面。新的减值要求拓宽了在计量减值时须考虑的信息范围,即企业需要考虑类似金融工具的历史信用损失数据、当前状况,以及对未来合理且有依据的预测。可见,新的减值方法更具前瞻性,对经济环境的变化反应更敏感。

对自身信用风险减值方面。对于企业发行的被指定为按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债券,因自身风险变化造成的公允价值下降,除非会形成会计错配,新准则规定都要记入其他综合收益,不得记入损益。这种做法改变了老准则下发行方自身信用下降,债券公允价值下降时,反而要确认利得这样违反常理的现象。

新准则依据主合同的不同类型将混合合同的计量分为两类情况:一是主合同属于新准则规范的金融资产的混合合同,不再进行分拆;二是主合同为其他类型的,沿用老准则的分拆标准。这种做法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企业的遵循成本。

首先,如前所述,保险公司持有的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且其公允价值不能可靠计量的权益工具投资,应转为FVOCI或FVPL,按照公允价值进行后续计量,这将引起公司资产规模以及净利润的波动。同时,由于不存在活跃市场报价,其公允价值计量须采用较复杂的估值技术,公司的计量难度和成本将不可避免地增加。

其次,由于将非交易类权益工具指定为FVOCI后不可撤销,故不能在处置时将确认的其他综合收益结转至损益,从而影响净利润。同时,不能结转至损益意味着相关投资收益不能形成留存收益进而供公司分配现金股利,对公司的股利政策会造成影响(虽然上市险企可通过资本公积转增资本,使投资者通过股价上扬来间接获益,但广大非上市公司则没有替代方法)。因此,预计会有一部分公司将原先按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计量的权益投资改为按照FVPL计量,这将加大公司净利润的波动。

最后,新准则的金融资产重分类规定较以前更宽松,客观上也给了一些公司调节利润的空间,预计一些公司对金融工具投资会采取更为“灵活”的分类管理方式。

首先,统一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法提减值,会使保险公司损失准备确认提前,而概率加权的计算方法也会使减值准备的计提金额与以前相比有较大不同,这些因素会导致利润在当前以及以后各期的重新分配。从目前的情况看,国内经济将中长期处于“L底”,企业去杠杆化不断推进,打破刚性兑付的预期不断加强,预计信用风险将不断释放。因此,采用新准则后,保险公司计提的损失准备将比按老准则计提的更多,利润相应也会降低。

其次,减值方法的转换会增加保险公司的运营成本。正如IASB的分析,企业大部分成本发生在两种减值方式的转换过程中。新的减值模型要求对当前系统作出重大改造,要把管理信用风险的相关信息整合进会计流程,还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源进行培训和测试,这对于持有大量固定收益类等需考虑计提减值的金融工具的保险公司而言,将是一笔不小的成本支出。

最后,预期信用损失法对保险公司的风险信息处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特别是当前在国内“资产荒”背景下,险资为减少国内资产配置压力和信用风险增大带来的影响,不断加大境外资产配置。而保险资金进行境外金融工具投资时,为满足该减值方法的要求,需要收集和评估当地乃至更大范围的宏观经济、法律环境、政治风险、文化背景等信息。

由于嵌入衍生工具后,混合合同的全部或部分现金流量将跟随特定利率、金融工具价格等变量的变动而变动,其现金流量特征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不再满足仅包括本金及利息。故保险公司持有的主合同属于IFRS9规范的金融资产的混合合同,将整体以FVPL或FVOCI来计量,因此,以整体计量在大幅降低财务核算难度的同时,将加大保险公司资产规模和损益的波动。